抢人才、并周边、提升首位度 强省会将引领下一个10年发展
鲸基网 2019-01-12 09 : 44 阅读量 :13023

近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设立济南市莱芜区,以原莱芜市莱城区的行政区域为莱芜区的行政区域;设立济南市钢城区,以原莱芜市钢城区的行政区域为钢城区的行政区域。调整后,济南市辖10区2县,面积10244平方公里,区域范围内人口870万。

  

这也是近年来又一省会合并周边地区的案例。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中心城市对区域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进一步凸显,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已成为目前我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一大方向。

  

在这个过程中,各大省会城市除了将辖下县市纷纷改区外,多个省会还先后合并了周边地区,并先后发起了人才争夺战,做大做强省会城市,提升省会首位度,强省会将引领未来10年我国区域经济的发展和转型升级。

  

合并周边地区 做大做强城市平台

  

通过行政区划调整,做大做强城市平台,是近几年省会城市发展的一大方向。这种行政区划调整,首先表现为将自身市域范围内的县市撤县设区,纳入到城区发展范围。

  

2018年7月,济南辖下的济阳撤县设区获批,这是2016年9月章丘改区后,济南又一下辖县(市)改区获批。

  

济南之外,2017年8月,临安撤市设区获批,临安成为杭州第十个区后,杭州市区面积猛增至约8000平方公里,几乎占其全市总面积的一半。同年9月福州辖下的长乐撤市设区顺利获批。,

  

郑州官方提出,恳请省里尽快上报实施中牟、新郑、荥阳市三县(市)撤县设区,破解郑州城区面积小的突出矛盾。在此基础上,未来将力争郑州全部县、市改区。

  

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通过改区,可以做大城市平台,这样一来城市的容量就增加很多。“如果一个城市没有那么大的容量,人才和产业就不好布局。”

  

不过,将辖内的县市改成区,已经逐渐不能满足省会做大城市平台的需要,为了加快城市发展,将市域范围以外的、原属于其他地市的部分区域并入,扩大城市的发展空间,也是各大省会城市的重要选择。

  

例如,在济南之前,2011年通过“三分巢湖”,原地级市巢湖的居巢区、庐江县划归合肥;2016年,县级市简阳正式划归成都代管;2017年,西安代管了西咸新区。

  

此次济南合并莱芜后,未来仍很可能有其他省会将合并周边地区。比如,西安在2017年代管了西咸新区后,未来仍将通过行政区划调整,继续并入周边地区。

  

在湖北,武汉与鄂州合并的消息一直不断。实际上,两城的一体化发展正在快速深入。近期获批的武汉市城市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2019-2024年)中,获批的8条地铁新线中,过半线路位于武汉东部,其中11号线更是跨出武汉开到鄂州。

  

在南京,2018年8月,南京市社科院院长叶南客曾在《南京日报》发文称,南京南北长、东西窄,在新一轮发展中受到了区划面积的限制,“需适当通过扩大区域规模提升城市首位度。”

  

即便没有通过行政区划调整并入周边地区,大省会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做大做强城市平台。1月9日,毗邻广州的清远召开“全面推动广清一体化高质量发展”新闻发布会透露,广州、清远两市将积极借鉴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成功经验,探索建设“广清特别合作区”,现已初步制定广清特别合作区实施方案和财政体制方案。

  

“行政区划调整涉及的事情比较复杂,搞合作区相对要容易一些。这也是省会城市扩容的一个方式。”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理直气壮提升首位度

  

在通过行政区划调整做大做强城市平台的同时,省会城市近年来纷纷开足马力,发动人才争夺战,全力以赴提升省会首位度。

  

1月9日上午,南京市第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市长蓝绍敏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公布了上述数据。在2019年重点抓的十项工作中,“提升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位列第一。

  

报告指出,要以国家和省权力支持南京建设发展为动力,理直气壮讲首位度、全力以赴干首位度、名副其实增首位度。

  

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发挥省会城市引领带动作用,是目前各大省会城市正在着力的方向。衡量首位度,最直观的指标就是GDP占全省的比重。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了26个省会城市(拉萨数据不详,未纳入统计)2017年经济总量占所在省份的比重后发现,目前,银川的占比最高,超过50%。此外,包括西宁、长春、哈尔滨、成都、武汉都超过了35%.

  

相比之下,济南最低。在没有合并莱芜之前,济南的首位度仅为9.9%,成为唯一一个地狱10%的省会,在并入莱芜之后,这一比例上升至11.1%,仍是首位度最低的省会。在济南之后,南京的这一比例也仅为13.6%。济南和南京,成为“大省小省会”的两个典型。

  

2018年12月10日,江苏省委常委会到南京集体调研,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南京市工作。会议强调,要加强对南京建设发展的支持,在创新发展、产业提升、交通建设等方面拿出含金量更高的政策举措。南京市要做好“主场”文章,在集聚资源、提升能级上积极作为,并充分发挥牵头作用,注重加强与比邻城市联动发展,切实扛起“省会责任”,体现“省会担当”。

  

蓝绍敏说,南京提升首位度,首先要推动经济发展稳中有进,“力争经济总量规模和对标城市缩小差距”,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保持全省前列。南京要加快构建“米”字型交通网络,争创国家综合交通枢纽示范城市。完善省会城市服务功能,特别是要强化金融功能。要发挥区域辐射带动作用,积极争取南京都市圈纳入国家布局,“提升南京在苏皖两省都市圈城市中的辐射度”。

  

从2017年开始,各大中心城市尤其是强省会城市纷纷发起了激烈的人才争夺战,各自出台人才新政,加快吸引人才和产业集聚,提升首位度,增强中心城市的引领能力。

  

例如,2018年12月11日,西安迎来了2018年度第75万名“新西安人”,这也标志着自2017年年3月1日西安户籍新政实施以来,新增人口突破100万。

  

在胡刚看来,目前,随着经济发展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中心大城市对区域经济的引领带动作用日益突出。尤其是对一个省域来说,中心城市不做大做强的话,外来的高端要素就难以汇集和发展,这样也不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产业的转型升级。

  

胡刚对第一财经分析,中国很多省份的人口都在五六千万以上,像河南甚至接近1个亿,拿到欧洲就相当于一个人口大国,这些省会就相当于欧洲一个国家的首都。做大做强省会城市,有利于这些省会集聚优势资源,吸引人才,进而对接现代产业和外部高端资源,带动周边区域的发展。

  

以河南为例,胡刚说,尽管河南经济发展水平不如山东,但是省会郑州近年来在打造国家中心城市过程中,经济发展十分迅速,中心引领作用十分突出。相比之下,山东以中小城市为主,资源比较分散,无论是济南还是青岛,中心带动作用都不够突出,对高端资源的集聚和承载能力不够。因此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提升集聚和带动引领能力十分关键。

  

尤其是,省会城市作为所在省域的政治、经济、教育、交通等中心,集中了全省最好的教育、医疗等高端公共资源,这些资源在经济转型升级中的作用十分关键。尤其是新一轮城市竞争关键的人才、科技创新指标等方面,省会城市具备十分明显的优势。

  

目前,我国高等院校集中、科教实力雄厚的城市,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非省会城市中,高校资源相对不错的城市,仅有大连、青岛、厦门这几个计划单列市。

  

胡刚说,在当前经济转型过程中,对科教、医疗等公共资源的要求更高,而要吸引人才,也需要有好的公共资源。教育、医疗等资源不是短期内就能形成的,目前这些资源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非省会城市与省会城市(包括直辖市)差距很大。通过行政区划调整、人才争夺战、提升省会首位度等举措,做大做强省会城市,这些强省会将引领下一个10年的区域经济发展。

  

以南京为例,江苏省社科院研究员田伯平对第一财经分析,南京作为江苏的最大城市,华东地区的特大城市,在资源、人才、创新等方面,应该更多地发挥出中心城市的引领带动作用,尤其是要发挥出南京高校众多、科教实力雄厚的优势。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在支撑城市长期发展,也是新一轮城市竞争关键的人才、科技创新指标等方面,南京有很好的基础,也正逐渐体现出优势,因此其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是被看好的。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到: 更多


|
首页
写字楼
商铺
厂房
酒店
土地